快捷搜索:  as  xxx  as~!@  as~!@#%^  test

上海莱士发爆仓提示 600亿质押市值何去何从

(原标题:上海莱士发爆仓提示600亿质押市值何去何从)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与上海莱士874亿市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2018年前季度大幅亏损12.93亿元。

停牌近十个月的上海莱士,2018年12月7日复牌首日以一字跌停收场。

2018年12月8日,上海莱士发布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存在可能被动减持公司股票风险的预披露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质押逾期的股权总计2.39亿股,按照12月7日17.57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上述股权市值为41.99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12月6日,公司实际控制人郑跃文和黄凯,以及他们的一致行动人质押股票市值高达608.2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股价横盘走势维持近一年的上海莱士2018年2月23日起宣布停牌,而在公司停牌期间上证指数下跌20.3%,中小板指下跌29.41%。与上海莱士874亿元市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大幅亏损12.93亿元。

2.39亿股质押违约

2018年12月8日,上海莱士发布《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可能被动减持公司股票风险的预披露公告 》和《控股股东莱士中国存在可能被动减持公司股票风险的预披露公告 》。

公告中称,上海莱士于2018年12月6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瑞天诚)函告,获悉科瑞天诚质押给信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3800万股上海莱士股票、科瑞天诚的一致行动人宁波科瑞金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科瑞金鼎)质押给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的5901.3万股上海莱士股票、科瑞金鼎质押给金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2221.2万股上海莱士股票,合计1.19亿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部分金额逾期构成违约。

鉴于前述情况,如科瑞天诚与信达证券、科瑞金鼎与申万宏源及金元证券未能在近期达成一致,信达证券、申万宏源、金元证券将有权在公司复牌后对质押的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可能导致科瑞天诚、科瑞金鼎被动减持。

与此同时,上海莱士另一控股股东莱士中国函告,获悉莱士中国质押给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上海莱士股票8800万股、莱士中国质押给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上海莱士股票3240万股,合计1.2亿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部分金额逾期构成违约。鉴于前述情况,如莱士中国与开源证券、国海证券未能在近期达成一致,开源证券、国海证券将有权在公司复牌后对质押的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可能导致莱士中国被动减持。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上海莱士上述股东质押逾期的股权总计2.39亿股,按照12月7日17.57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上述股权市值为41.99亿元。

同日发布的还有《莱士中国的一致行动人部分股份质押的公告 》。公告显示,上海莱士控股股东莱士中国的一致行动人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莱士)的函告,2018年12月6日,深圳莱士将211万股质押给招商证券资管,用途为第三方融资提供补充质押。

质押市值608.27亿

新京报记者查阅上海莱士2018年三季报发现,公司实际控制人郑跃文和黄凯,以及他们的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35.7亿股,其中质押34.59亿股,按照停牌前19.52元/股的股价,上述质押股权市值675.2亿元。

资料显示,上海莱士前10名股东中,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为公司控股股东,分别持股15.96亿股和15.09亿股,持股比例分别为32.09%和30.35%。

上海莱士第三大股东科瑞金鼎持有公司2.28亿股,持股比例为4.59%,而科瑞天诚担任科瑞金鼎)普通合伙人;公司并列第三大股东深圳莱士持有公司2.28亿股,持股比例为4.59%,并且为莱士中国的全资子公司。

鹏华资产-平安银行-鹏华资产科瑞莱士资产管理计划为科瑞天诚通过鹏华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资产管理计划,持有公司6700.12万股,持股比例为1.35%,为公司第六大股东;鹏华资产-平安银行-鹏华资产凯吉莱士1期资产管理计划为莱士中国全资子公司上海凯吉通过鹏华资产发起设立的资产管理计划,持有公司6498.59万股,持股比例为1.35%,为公司第七大股东。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上海莱士上述股东持股比例总计为74.28%,按照上海莱士停牌前971亿总市值计算,上述股东持股市值为721.26亿元。截至2018年12月6日,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莱士共持有上海莱士股份17.37亿股,合计质押17.15亿股,质押比例98.73%;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科瑞集团有限公司、科瑞金鼎共持有上海莱士股份18.33亿股,合计质押17.47亿股,质押比例95.3%。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上海莱士上述股东合计质押34.62亿股,按照12月7日17.57元/股的收盘价计算,上述股权市值为608.27亿元。

资料显示,上海莱士董事、实际控制人之一郑跃文,通过科瑞集团有限公司、光彩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控制科瑞天诚。公司另一实际控制人为副董事长黄凯。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莱士其他十大股东,也多为使用了不同类型杠杆的机构股东。其中,新疆华建恒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58亿股,持股比例3.18%;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鑫鑫向荣8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公司4639.3万股,持股比例为0.93%;民生通惠资产-民生银行-民生通惠聚鑫2号资产管理产品持有公司4525.68万股,持股比例为0.91%;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鑫鑫向荣76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公司4511.4万股,持股比例为0.91%。

前三季度巨亏12.93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与上海莱士874亿市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2018年前季度大幅亏损12.93亿元。

上海莱士2018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4.09亿元,同比下滑3.99%;同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2.93亿元,同比下滑237.5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08亿元,同比下滑16.76%。

至于业绩变动原因,上海莱士表示,公司主营业务经营稳定,由于资本市场波动,公司证券投资产生较大损失,这是导致净利润亏损的主因,同时公司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亏损9.6亿元至12.11亿元。

三季报显示,今年以来上海莱士股票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8.96亿元;同期的投资收益则为亏损11.25亿元,这其中包含本期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和处置时产生的投资收益,以及同方莱士按投资比例享有的净资产增加或减少额。

与复牌公告一同发布的还有上海莱士的收购与募资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购买基立福持有的GDS全部或部分股权以及天诚德国股东持有的天诚德国100%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

预案显示,在本次交易中GDS股权拟作价约50亿美元(按2018年9月28日央行外汇中间价,折合约343.96亿元人民币),天诚德国100%股权拟作价约 5.89亿欧元(按2018年9月28日央行外汇中间价,折合约47.18亿元人民币)。

据悉,本次并购标的之一的GDS公司是世界血制品龙头基立福的全资子公司。基立福连同其他全球前三大血液制品企业CSL、沙尔制药、奥克特珐玛的合计市场份额约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70%。本次另一家并购标的天诚德国,其下属实际经营主体为德国Biotest AG公司,Biotest的主营业务为血浆采集以及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是一家全球性产业链血液制品公司。Biotest拥有70年血液制品制造历史,于1987年在德国法兰克福交易所上市。

本次交易前,上海莱士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主要产品为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特免类、凝血因子类产品等,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