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as~!@  as~!@#%^  test

《奇葩说》陈铭 生活中爱讲理不爱辩论

在刚刚结束的大热综艺节目第五季《奇葩说》中,嘉宾中最圈粉的是薛兆丰,而选手中最圈粉的就是陈铭,引用另一位选手傅首尔的话就是:陈铭已经“油腻”到让你不得不爱上他。在上周日的决赛中,陈铭也意料之中地获得了本季的BBking。这位来自武汉大学的老师其实一直都是电视圈里的活跃分子,作过节目主持人、参加过《我是演说家》、录制了五季的《奇葩说》……逐渐跃升至网络红人。近日,陈铭又投入到西瓜视频出品的新节目《考不好没关系》的录制中,在这档全国首档代际观察答题秀节目中,陈铭扮演“陪考人”的角色,而这也让已为人父但还女儿尚小的陈铭提前体验了一把家长和孩子在共同面对考试时如何进行良好的代际沟通。

有关《考不好没关系》

“教育的本质就是点燃火焰”

北京晨报:新节目是一档有关教育的节目,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教育理念吗?

陈铭:我非常认同苏格拉底的一句话:教育的本质就是点燃火焰。一切教育的本质是激发受众对于知识本身强烈的好奇,以其自驱力去研究其动力的赋予。一切与这个大方向相关的都是我认为正确的教育方法,那么一切消磨他对知识本身好奇的方法我都认为不当,都应该予以调整。

北京晨报:如果“考不好没关系”是道辩论题,你比较倾向持“有关系”还是“没关系”的立场?

陈铭:我会倾向于“有关系”这个立场,因为关键要找到原因。我最担心的是考不好的原因是她对知识或学习本身失去了兴趣和乐趣,这个非常有关系。如果她对知识和这个学科很有兴趣,而只是没有考好,我不太担心,因为有兴趣和乐趣的推动力、有攻克每一个难关所带来的价值和成就感,她后面的路途我并不是太担心。但如果这部分缺失了,甚至有抵抗和逆反等负面心理反馈,我会担心,那如何积极引导就非常关键了。

北京晨报:看到那些给孩子辅导作业,家长鸡飞狗跳的视频,你会担心自己有朝一日变成这样吗?

陈铭:非常会担心,这也是我选择要到这个节目来的原因:来感受真实的孩子与父母在做作业或者做题学习过程当中的相处细节。我想了解真实的这种陪伴学习模式,大概是什么样的。我孩子两个,一个四岁半、一个一岁半,都还小,但是都快了,所以我也希望自己作为一个即将要辅导孩子做作业的家长,积累一点经验。

北京晨报:你在这档新节目中的角色是陪考人,能介绍下这个角色的任务吗?

陈铭:陪考人这个角色要做的事情应该就是:陪伴、观察然后放大和引导,这是我理解的几个核心的要做的事情。陪伴是指家长在孩子身边可以让他们觉得安心、踏实,有这个环境能够呈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然后观察是不断地在他们所有的相处交流,以及各自做题时候的细节做到尽可能不遗漏;放大就是把最有意思的细节,主要包括价值观的冲突、代际的对撞,包括家长言行方面的不一致放大出来。

北京晨报:你在节目中是什么样的人设,会像在《奇葩说》中那样犀利吗,还是会温和很多?

陈铭:那要看对谁。我觉得对孩子一定更温和,对家长一定会更犀利,这是一个大致的走向。在接下来的录制过程中,还是要视情况而定,有的孩子是什么性格,有的家长又是什么性格都会导致应对方法不一样。所以这个节目一开始没有固定的人设,一切都是流动的,依照环境的变化,依照对象的变化来改变。

有关《奇葩说》

“在课堂上,我永远首先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

在跟大家沟通、交流。”

北京晨报:很多人可能是因为《奇葩说》而认识您,在最新一季中您的表现也尤其出彩特别圈粉,自己会感受到外界有了不一样的关注吗?

陈铭:其实还好。因为从2012年开始在湖南卫视做主持人、2013年参加了《超级演说家》、2014年和2015年每年都有参与《奇葩说》的录制,在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的圈子里来讲,我的身份还是老师,每次上课的时候,同学们的那种状态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可能有的新同学,比如说大一刚入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在底下惊呼一下,最多上一到两次课大家就习以为常了,然后该干吗干吗。因为在课堂上,我永远首先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在跟大家沟通、交流,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尤其是播音、广电专业的这些同学大家都见过世面,他们都没把这个事儿当回事儿,这恰恰是让自己和大家都觉得很舒服的一种相处方式。

北京晨报:最开始是怎样的契机让你走上辩论的道路?

陈铭:走上辩论这条路的契机,完全是因为武大的辩论环境。从这几十年来讲,过去二三十年的整个华语辩坛上,武大一直都有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我自己从进校开始就受到这样一个辩论环境、氛围的影响渲染,然后自己开始滋生这种兴趣。自己的成长参加比赛其实是比较传统,就是比较正统的武大内部的一个成长路线,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个真的要感谢武大这么深厚的辩论氛围的影响。

“如果你内心选定了你作为表达者的一个表达目标,

那就把他坚定地做下去。”

北京晨报:《奇葩说》参加到第五季。观众更多感受到的是你在辩论场的魅力,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瓶颈吗?怎么突破的?

陈铭:肯定初期会有。第二到第三季的时候,感受到的瓶颈会比较明显,主要还是风格和讲述方式上的一个困惑,就是我到底该怎么表达,才能获得现场一百个观众,还有屏幕前所有观众的一种认可,有人会说我是鸡汤王。到第四季、第五季才慢慢明确了现在选择的一种表述方式,无论什么辩题,我还是试图尽可能有一个比较坚实的学科落点,尽量在上面做到深入浅出。如果你上来就是很正能量的话语,这一定会让大家迅速产生审美疲劳。不过,某种意义上你的表达方式会被大众认可和接受也是需要运气加持的,需要大环境、大背景的。不排除到了第六季或者第七季,大家会说他怎么还天天这么呆板地在这讲一些很大的道理,好无聊啊,再到第八季的时候我还在坚持,大家又说这也太有勇气了,都有可能。所以,外部环境该怎么变化,我们无力掌控,但如果你内心选定了你作为表达者的一个表达目标,那就把他坚定地做下去,这就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北京晨报:所以您会觉得外部环境、大家的喜好会是影响获得BBking的重要因素吗?

陈铭:我觉得这个毫无疑问,不仅是重要因素,可以说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因为每年BBking到底是谁,就是由一场又一场的现场一百位观众、用他们手中的红蓝键一题一题的按出来的。所以外部社会外部环境,对于某一种价值观或者某一种表达方式的理解程度或者说喜爱程度的差别会直接导致那一届BBking风格的选举,所以这个是非常直观的,因为这个毕竟不是导师选择而是由观众投票来选择,所以外部环境起直接决定性作用。

北京晨报:您有武大教师、《奇葩说》辩手、综艺节目主持人等身份,会有人说您这样太娱乐化吗?

陈铭:是的,我有这个武大教师的身份,然后又有这个《奇葩说》的嘉宾身份,同时又做着节目主持人的身份。这些看起来好像跨度比较大,但严格意义上来讲,其实还比较统一,因为我在武汉大学任教的这个院系就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广播电视系,然后我教的就是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和广播电视新闻学这两个专业。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从事的一线实践工作本身也是我课堂教学的重要内容,也是我科研的内容,我博士论文的内容也是大陆综艺娱乐节目创新研究本身。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其实结合度还蛮高的。

北京晨报:生活里你会是一个“很爱讲理”或者“喜欢辩论”的人吗?这几年辩论功力见长,如今还是辩不过自己老婆吗?

陈铭:生活中我是一个很爱讲理,但是不喜欢辩论的人,因为辩论很累。很多年前我有说过,和老婆辩论会输是因为爱呀,这么说会给大家某种错觉,觉得我能力上应该是能辩赢,但是辨输只是因为爱而放水。我在这里要做一个澄清,不是放水,就是真刀真枪地过招你也辩不赢,实力有限,心服口服,技不如人,没有话说。

北京晨报记者冯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